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滕飞 > 美联储加息一波三折 美元维持震荡格局

美联储加息一波三折 美元维持震荡格局

日前公布的美国5月非农就业人数仅增加3.8万,为6年来最低水平,远逊市场预期,美联储加息预期进一步延后。自去年12月美联储首次加息以来,当市场都认为美联储今年加息会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之时,却发现美联储在加息上摇摆不定、犹豫不决,市场也跟随美联储的表态和美国经济数据而反复波动。今年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可谓一波三折,首先是年初维持去年较强的加息预期,美元指数略有上升;然后在三月份美联储表态会关注全球金融市场风险,市场认为美联储表态偏鸽派,加息预期延后,继而美联储指数一路下行到92;随后,在美联储4月议息会议(FOMC)纪要公布以来,美联储的加息预期持续升温,而上周末美联储主席耶伦发言表态若经济向好,美联储应该在“未来几个月”内加息,进一步强化了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然而,市场总是给你意想不到的结果,正当都预期美联储会在7月份加息时,美国的5月非农就业数据远低预期,美元指数暴跌1.7%,黄金闻风上证2.5%

美元加息永远是扰动市场神经的最重要因素,全球的股市、债市、汇市以及大宗商品都受此影响,“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如今经济金融全球一体化的时代,美元是全球主权货币,美联储是全球经济的“央行”,美联储主席则是掌握全球经济印钞机开关的那个人。因此,对于美联储的一举一动,全球市场都在拿放大镜窥视。

美联储4FOMC会议纪要公布后,市场反应剧烈。美股大幅回落,道指回吐此前逾百点涨幅转为下跌,美元指数和美债收益率上涨,黄金价格较纪要发布前下跌十几美元。实际上,在美联储428日公布FOMC会议声明之后,美股就已经阶段性见顶,说明市场已经预期到美联储政策的变化,或者说在利好出尽时就将出现预期的反转。从美股指数看,4月底创半年新高,并且与半年前的高点接近,说明市场跟随美联储政策处于震荡态势,但随着美联储加息预期升温出现明显回调。

美联储的加息取决于四方面因素,一是国内的经济数据,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美国经济明显企稳复苏,经济增长维持在2.0%以上;二是就业数据,2015年下半年以来美国劳动人口失业率维持在5.2%以下,为2008年初以来最低水平,美国劳动参与率虽然前几年持续下降,但是进入2016年以后出现回升态势;三是通胀数据,美国核心CPI2015年下半年持续回升,并在11月达到2.0%的目标通胀水率,反映了加息条件的成熟;四是全球金融市场状况,美元作为全球货币,必须考虑其货币政策的外部性,若美元加息引发全球市场动荡,则对美国经济自身也不利,因此必须考虑全球金融市场状况,否则可能顾此失彼。上述四个因素中,前三个属于国内因素,也是美联储决定加息与否的主导因素,第四个则是外部性因素,属于需要兼顾的因素,但不是决定性因素。

在今年3月的美联储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强调了“全球经济和金融状况的发展仍然带来风险”,正是这种考虑下,美联储下调了其对于 2016 年经济增长和通胀的预测区间,并且最新的点阵图显示的 2016 年将加息两次,远低于去年12 月首次加息时所显示的加息四次。这说明在今年市场动荡时期,美联储必须把全球经济因素考虑进去,由于前几年美国的几轮量化宽松导致资本大量流向收益率较高的新兴经济体,若加息频率太快必然导致资金回流,导致新兴经济体出现资本外流、货币贬值、资产泡沫破灭的风险,在欧洲和日本经济仍在通缩的泥潭中挣扎的情况下,若新兴经济体也出现问题,则美国经济一枝独秀的可能性也不大,因此美联储必须顾及新兴经济体的影响。

经过格林斯潘时代后,美联储特别重视与市场的沟通,充分尊重市场并且引导市场预期,使美联储的加息行为早就消化在市场的预期之中。实际上,市场与预期之间有几个辩证的逻辑关系。一是只有超预期才能引起市场变化,如今年3月的美联储议息会议,虽然美联储仍然是加息的表态,但是因为加息次数为2次,较去年12月的4次下降2次,使得市场理解美联储的加息预期减弱,美元指数开始下跌。二是利好出尽是利空,或者解读为当预期真正落地后,市场反而觉得利好已经出尽,若有任何信号未达到市场预期,市场就解读为利空,从美元指数可以看出,去年1217日美联储宣布加息后美元指数开始走弱,并在一季度持续下跌。因此,在耶伦5月哈佛讲话之后,美元指数出现小幅上涨,但这时任何低于预期的数据都讲被解读为利空,随着美国5月非农数据远逊预期,美元指数已经开始显著回调。

美联储与市场的“对话”其实比真正的行动更为有效,因为对话就能引导市场的预期,改变金融机构的行为,当真正加息时,不过是水到渠成是事情,因此美联储特别善于预期管理。从美联储的角度看,美联储希望化解市场的极端情绪,当市场充分认为美联储不加息时,对市场发出加息预期,使市场扭转预期;反过来当市场充分预期美联储加息时,又会释放延缓加息的预期,不希望市场过于极端,否则美联储的一举一动都会对市场造成过大冲击,对美联储加息举动造成掣肘,因此美联储在加息前通过预期引导使加息对市场的影响前置。

美元的加息已经对我国汇率造成联动影响,人民币汇率在年初贬值之后,随着美元加息预期减弱,美元贬值,人民币相对美元反而有所升值,从年初的6.59升值到最高的6.45,而人民币相对一篮子货币处于贬值态势,参考外汇交易中心的人民币汇率指数最高较年初处于持续贬值状态,最高贬值4.29%。因此,在近期美元走强之后,人民币相对走弱,从6.45贬值到6.58,但在美国5月非农数据公布后暴涨300点达到6.55。这是人民币盯住一篮子货币的自然结果,美元兑一篮子货币升值,那么人民币兑美元自然贬值。因此,当美元处于走弱时,人民币兑美元会小幅升值;当美元走强时,人民币兑美元会小幅贬值,人民币盯住美元的灵活性将较以往有所提升,不会单边升值或贬值的状态,更多的是小区间波动。

虽然美联储近期频频释放加息的信号,且前期美元走强已经体现出市场在消化这种加息的预期,但是美国非农数据使美联储的加息表态已经“证伪”,美元指数趋于走弱。在今年1-2次加息的预期之下,美元指数很难突破去年底的高点100,在美联储加息摇摆的过程中,美元指数更有可能维持在91-98之间区间震荡的格局。

(原文刊发于《上海证券报》)

推荐 11